网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带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做座抉择2008金融业危机与契机的旋转门

发布时间:2021-10-14 23:04:29 阅读: 来源:网带厂家
做座抉择2008金融业危机与契机的旋转门

抉择2008:金融业危机与契机的“旋转门”

编者按

过去的2007年,全球经济呈现冰火两重天的景象。一方面,受美国次贷危机影响,大部分国家出现增长放缓甚至衰退迹象,另一方面,一些新兴市场国家依然增长强劲。两相抵补,2007年全球经济依然走出了一波曲折中上升的行情。

已经来临的2008年,在经历连续数年的高速增长后,全球经济是否会步入拐点?在信贷萎缩、流动性过剩、通货膨胀、油价飙升、地缘政治不稳定等不确定因素影响下,2008年经济增长动力和转机何在?世界在寻找最终答案,我们在探询变迁路径,张庭宾先生的文章,或许能给我们提供一些思路。

抉择2008:金融业危机与契机的“旋转门”

张庭宾

圣诞、新年,钟声依旧响亮,世界已然不同。

太平洋两岸的距离从未如此接近,人们共同关心和焦虑的话题也从未如此一致,正如一枚“魔术硬币”——它的一面是美元贬值,而另一面是人民币升值。

在彼岸,借贷消费已是末日余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为了明天发愁,有些已经还不起房贷;在圣诞商家的诱惑之下,越来越多的信用卡透支遭遇最后“红牌”。这个前所未有的超级大国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债务困扰,而精英们对此似乎束手无策……

在此岸,对于加速泛滥的人民币流动性过剩,学者们的争吵正在升级,乃至针锋相对——人民币加速升值——一派眼中的“神圣药方”正是另一派眼中的“罪魁祸首”。而随着CPI的加速上涨,百姓越来越明白他们的钱正在贬值,但他们想不明白的是——财富从他们的口袋流出,流进了谁的口袋?他们该如何保卫自己的财富?

2008年,世界会不会爆发一场全球性金融危机?中国将如何应对?正成为横亘在人们心中越来越大的问号。

1全球金融危机已难以避免?

2008年第一个问题是,次贷危机将要结束,还是成为更大规模的美元危机和全球金融危机的前奏?

随着时间的推移,此前看淡美国经济和美元前景的经济学家们,如退休后发言越发大胆明确的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摩根士丹利的亚洲主席史蒂芬·罗奇已经将美国在2008年陷入衰退的几率提高到50%。而那些仍唱多美国经济学者的声音却越来越寂寥。

美国到底还有没有办法扭转其危机?为什么这么强大的一个超级大国,会仿佛一夜间变得如此弱不禁风?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今日的危机,实际是美元金融秩序盛极而衰的必然结果。

众所周知,追求不断增值是资本的天性。为了追求不断增多的利润,最初资本所有者将利润退出消费需求,投入物质商品的扩大再生产,其必然结果是商品供给越来越大于需求,出现商品过剩的经济危机。为了重新平衡供给和需求,小到牛奶被倒入大海,大到战争销毁供给和需求能力,多种办法曾被主动或被迫地采用过。

20世纪上半叶的两次世界战争,一度将世界经济打回供给和需求都严重不足的原始状态,这使资本得以开启一个不断自我增值的长周期。同时,世界战争的惨烈,东方阵营的一度强劲崛起,使得西方主流精英被迫在更高层面上设计整个经济运行体系。

这个新体系的核心要义有以下几个:一、不断扩大资本疆域,将剩余的商品和资本输送出去开发新市场;二、国家福利主义,避免劳动者的收益相对资方萎缩太快,亦即消费相对萎缩得太快;三、鼓励信用消费,这包括住房、汽车和信用卡的种种借贷消费;四、最精妙的是,它大力发展资本市场,建立了虚拟金融衍生品体系。在金钱退出消费的同时,也鼓励其退出供给,这使得物质商品的供给和消费可基本保持相对均衡。同时,把越来越多的剩余资本引入金融衍生品的“魔瓶”,在越来越摆脱实体经济的虚拟金融中循环增值;五、通过国际主导货币“剪羊毛”。也就是通过美元贬值和低利率促使国际游资涌入目标国,促使其资产泡沫疯狂膨胀,并在其泡沫顶点做空其汇率和资产价格,热钱在“超级过山车”中反复低吸高抛,实现对目标国财富“剪羊毛”。这在一定程度上可消灭目标国部分供给能力,增加“宗主国”财富,维持强势美元,并刺激国内消费,带动全球消费。

如今这一条条道路都逐渐走到尽头。一是随着战后欧洲、日本、中南美、东南亚、中国、俄罗斯、印度、非洲的不断开发,全球的商品和资本供给迄今已全面过剩;二是冷战结束后,国家福利主义的外部压迫动力大大降低,国与国之间的相互竞争瓦解力大大增强,福利社会形势逆转,各国贫富差距加速拉大;三是正在美国蔓延的房屋次贷和信用卡危机表明借贷消费已接近极限。

至于那个容纳了无数虚拟金融资本的“魔瓶”,次贷危机所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正说明其瓶内幽灵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其瓶壁越来越脆弱,随时可能破壁而出。

换个比方,金融虚拟衍生品体系就像盖一座高楼。其最底层是央行发放的基础货币,一层层盖上去是M0(流通中的现金),M1(M0+活期存款),M2(M1+定期存款,非支票性储蓄存款),M3(M2+私有机构和公司的大额定期存款),在M3之上还有L(M3+各种有价证券),而在各种有价证券之上,又创造出各种层出不穷的衍生品,货币的再创造甚至已摆脱了央行的羁绊……

这是一个典型的倒金字塔结构,随着金融衍生市场的不断加速发展,越往上层,其规模越大。中国银行曾收集过的一组数据表明,2005年美国MO仅占其全部市场流通性的1%,M2占11%,各种资产抵押证券占到13%,而更上层金融衍生品已占到75%……与此同时,这个参天大厦的地基却越来越脆弱,在布雷顿森林体系阶段,它的地基是非常坚固的美金(美元+黄金);在1971年,美国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后,它就变成了信用货币——美元纸;2001年,随着欧元正式启用,这个“纸地基”也一分为二;而到了近两年,英镑、瑞郎、澳元等都试图来分一杯羹,这个纸面的地基已变成四分五裂的“冰”面。试想一下,如果一个倒金字塔式的建筑越建越高,而它的地基越来越脆弱,因此大厦将倾——由美元危机引发的现有全球金融秩序的倒塌和重构已在所普通液压万能实验机只能停止人工手动完成加载难免。

如此,接踵而至的问题是,美国是否能够再用“剪羊毛”的方法,转嫁和拖延这个迟早要爆发的金融危机呢?

2抢登美元“泰坦尼克号”?

屡试不爽的“剪羊毛”这一次能否如愿呢?

“剪羊毛”的最佳对象无疑是以中国为首,日本和南美因为过去剪得太过分,至今经济元气大伤;欧洲一体化后,欧元日见强势,与美元分庭抗礼并占据上风,无从转嫁。而中国经济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持续发展,已是羽翼渐满,正是羊毛丰厚。而若在中国得手,则东南亚、印度等国必望风披靡。

实现这一目济南万能实验机作为高精度检测仪器,在选购时1定要检查好实验机的内部配置,内部的配置直接影响了实验机本身的使用寿命,在很多时候实验机都是由某1部份部件的破坏致使了实验机不能运转标要有几个条件:一、目标国实施浮动汇率制度,资本项目兑换基本自由;二、主导国货币非常强势,足以控制全球热钱大进大出节奏;三、主导国经济无后顾之忧;四、目标国危机对主导国有好处或害处不大。如当年美元对日元“剪羊毛”时,这四个条件完全具备。

如今,美元如果试图剪人民币的“羊毛”,这四个条件均残缺不全:一,当今人民币仍属有管理的小区间浮动汇率制度,资本项目仍大部分不可兑换;二,美元一统天下的时代已经结束,美元政策已无法独力操控世界资金流;三,美国次贷危机正日见蔓延,正处于金融大动荡的前奏期;四,中美经济高度互补,血肉相连,其紧密程度在大国中前所未有,已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格局。

更为奇特的是,在现实条件下,倘若美国国内某种势力一意孤行,其将未受其利,先受其害。其机制是,在美国次贷危机严重紧缩美国国内流动性的情况下,如果通过美元贬值,并逼迫人民币大幅升值,尽管可以变相减免一部分中国持有的美元债务,但必然导致更多的流动性流出美元金融系统,会令已非常脆弱的美国金融资金链雪上加霜,甚至提前崩断。同时,由于中国制造的利润已经被逼到极限,人民币的大幅升值,劳动力、土地、原材料等价格上涨,必导致中国出口美国商品价格上涨,加速美国国内的通货膨胀。

笔者判断,美元以牺牲自身流动性而向人民币转嫁危机已经来不及了。美元全面危机爆发的使石墨优良资源向有实力的优良企业集中信号弹是,美元基准利率不断向下降,而美国通胀率节节上升,两者迎头相撞的时候,即美元成为“负利率”货币的时候,世人就会对其失去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保值信心,也就是美元“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的时候了。最近一次美元降息后,美元基准利率已经下降到4.25%,而2007年11月,美国通货膨胀率同比已经上升到4.3%。这一全面危机触发点实已近在咫尺。

对中国相当有利的是,2005年7月21日人民币汇改以来,尽管人民币在内外部压力和舆论诱导下加速升值,其迄今升值为13.3%,然这离能够引发一场资产泡沫破灭的危机仍至少有20%的升值区间。更有利的是,中国善借国内外热钱投机人民币升值和资产泡沫,通过大批金融机构IPO,已在很大程度上缓解和改善了金融系统状况,而只要继续坚持人民币升值“主动性、渐进性和可控性”的基本国策,即使人民币未来继续升值,如果中国利用这一机遇再解决国资减持充实社保资金,大力扶持民营企业、创新企业上市,促使中国制造提高产业集中度,并实现向“中国创造”的升级,却是未受其害,反先受其利。

让笔者颇为不解的是,某些学者,在现存国际金融体系危机四伏的当口,却在尽一切可能非要尽快实现人民币汇率和资本项目自由化。金融改革是需要的,但我们千万不能操之过急。

倘若以美元为核心的金融秩序真的像“泰坦尼克号”,那么还有没有什么办法来拯救它?中国是选择孤立主义,还是要承担与其实力和能力相对应的国际呢?

3黄金:危机与契机的旋转门

对于中国这样一个金融体系并不完善的经济后发展国家而言,面对未来国际金融大动荡的趋势,自然应是先自保,再救人。

对中国而言,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是,由于人民币加速升值的预期不断强化,不断加息,加上美元不断减息,全球热钱加速投机流入中国,致使国内流动性异常泛滥,市场流通的人民币大增而物质商品增长有限,股市、楼市的资产泡沫必然愈演愈烈,通货膨胀加速上升,居民储蓄“负利率”的现状。

破掉这个恶性循环有三个办法:一是扭转人民币加速升值预期,2007年5月,曾出现发行人民币特别国债扭转升值预期的契机,但被所谓“特别国债发央行不影响市场主要利用于仪器控制、数据收集、数据分析、数据显示等领域”的热钱舆论给卸掉了;二是严格甄别和打击非法热钱。然而,2007年8月,“港股直通车”的突然宣布破掉了强化资本项目管制打击非法热钱的预期。中国反资产泡沫和通货膨胀如今只剩下了最后一招。

目前,买黄金正成为中国反通胀和资产泡沫危机的最后手段,也是根本大计——官方和民间大规模增加黄金储备——中国每增加1000吨的黄金,以840美元/盎司的黄金现价计算,将减少外汇储备近300亿美元,减少国内人民币流动性约2200亿元,其效果超过提高0.5%的存款准备金率,而央行无须支付任何成本;更妙的是,中国将会因此大规模增加黄金储备,为未来人民币成为国际交易和储备货币奠定坚实的基础;而且,它不怕人民币加速升值,人民币越升值,它购买的黄金相对越便宜!

最奇妙的是,当一个以美元等信用纸币为地基的倒金字塔大厦日益分崩离析之际,世界金融和经济必然要寻找一个新的、为世人所公认的价值标尺,并在这个新的坚实地基上重建新世界经济和金融秩序。换言之,就是货币大洗牌后,重新确定“主”牌,能够成为主牌的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石油,二是黄金。

石油的局限性是显而易见的,尽管它目前仍是世界经济的血液,但随着科技的发展,其被替代性必然不断增强。即使其作为主导能源的地位不可更改,那它也仅仅能够支持到本世纪中叶,更何况任何一个国家想要控制世界的主要石油储量,即使如美国般的超级军事大国也力有未逮。因而黄金必然“王者归来”——在人类货币史上,黄金作为货币君主统治世界长达几千年,而纸币才不足百年,现代电子技术完全有可能使黄金凤凰涅槃,成为因特时代的货币君主。

中华的国运就是这样神奇,似乎山穷水尽反而柳暗花明,几乎置之死地偏偏别开生面——黄金恰可以成为中国“危机”与“契机”的旋转门——机遇已经出现,中国别无选择。只是遗憾的是,过去两三年中,包括笔者在内的一些有识之士屡屡建议央行大规模增加黄金储备,但现在仍区区600吨。

当然,倘若中国能够由于坚定选择并不惜代价地贯彻黄金战略,必由此规避国内国际危机,中国也可以成为一艘与“泰坦尼克号”保持间距行驶的护卫舰,倘若“泰坦尼克号”真的遭遇重创,它也可以在不被拖入海底的前提下,尽最大努力实施救助。在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中国曾在东亚扮演过一次这样的角色。

中国摈弃孤立主义的理由很简单,且不说中国经济与世界联系已如此之深,作为人类,无论是皮肤是何种颜色,无论是中国人、美国人、伊朗人、非洲人……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我们其实是一家人。

页岩砖压力试验机
济南试验机厂小区
美特斯材料试验机
页岩砖压力试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