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3G前夜反省十年得失国产手机出路追问

发布时间:2020-02-03 05:59:37 阅读: 来源:网带厂家

幕布缓缓拉开,十把靠椅U形排开。当联想移动总裁吕岩、TCL执行董事兼CEO刘飞、夏新电子总裁卢振宇、闻泰集团首席战略官张学政、德信无线CEO董德福、晨讯科技集团首席运营官张剑平等嘉宾陆续上前就座时,台下出现了一阵骚动。

本文引用地址:国产品牌手机市场持续低迷,人们已多年没有看到如此热闹的场景。“今天这么多的手机企业老总到这个论坛来,我自己也比较惊讶。”东道主展讯技术公司CEO武平说。

这是发生在6月“2008展讯技术大会”的一幕,在茶歇期间,参会者也为此唏嘘不已:这不过是芯片商展讯的一个新技术展示会,没想到这么多手机厂家的掌门人都出动了。

一位手机设计公司负责人忍不住感叹:这一幕更像当下国产手机产业的写照——发展仅几年的国产芯片商在手机产业链扮演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挣扎多年的手机制造业者始终未能建立起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因此不得不向芯片商靠拢。

从1999-2003年的辉煌到2004-2005年的兵败“滑铁卢”,国产手机在2007年重新迎来了以“山寨机”为主的爆发式增长。然而在这一轮繁荣中,人们却看不到国产品牌手机崛起的迹象,经历了十年的中国品牌手机厂商,依然深深地陷在价格战的泥潭之中。

与此同时,全球通信产业却无时不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全球手机的大玩家已经主角更换,在诺基亚全资收购symbian操作系统之后,以诺基亚、微软、苹果和谷歌为首的四巨头,对移动互联市场上下游资源的争夺正进入白热化阶段。

而伴随着中国电信业的重组,3G牌照指日可待。曾经冀望在3G尤其是中国自主标准TD上翻身的国产手机,是否果真能如愿以偿?

十年一轮回,国产品牌手机厂商们又回到了一个新的起点。

山寨机之过

2008年5月末,一则来自官方的消息引起了人们对国产手机特别是“山寨机”的高度关注。在一个公开场合中,工业和信息化部经济体制改革与经济运行司副司长王秉科透露,我国已有部分高仿手机进入了诺基亚总部所在地芬兰,影响非常坏。王秉科说,今年黑手机仍然是整治行动的重点。

目前市面上销售的手机分为三类:国产品牌机、国外品牌机、山寨机。流传在手机业内的通常说法是,2007年山寨机的销售量达到1.5亿部。这些没有入网认证、没有售后服务的山寨机,不仅占据了国内30%以上的市场份额,堪比诺基亚(诺基亚2007年度销售报告称其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为35%),更在东南亚、非洲等部分地区成为当地销售份额最大的手机品牌。

在展讯CEO武平眼中,2005年之后,国产手机依靠芯片公司联发科提供的TUNEKEY方案进行了群体性突破,大量山寨机的涌现造就了国产手机的又一轮繁荣,然而国产品牌手机却没有获得相应成功。

目前,国内手机品牌超过上百个。当年手机牌照还是稀缺资源时拿下牌照的11家企业有的已在竞争中倒下,剩下的更多是倚仗出口释放制造潜能。波导、TCL、夏新、联想等国产老品牌手机市场惨淡、亏损严重,天语、金立、宇龙酷派等新品牌也迅速崛起。

国产品牌手机厂商不断“城头变幻大王旗”,整体市场份额也不断下滑。工信部经济运行司最新统计数字表明,2007年1-9月全国手机产品销售总量39947万部,同比增长24.7%,不过国内品牌手机市场份额继续下降,1-9月国内品牌手机的内销量占国内市场份额为33.8%,比2006年底又下降了2%。

2008年以来,联想集团拆分了手机业务部门,创维抛售了移动部门,波导出售了其与法国萨基姆公司合资公司的股权,回收1.6亿元资金。

产业链快速变革

2003年,当TCL手机时任掌门人万明坚开始在手机上镶嵌宝石开启国产手机品牌营销新时代的时候,中国台湾的工程师蔡明介已经准备要拿出一种新型的手机芯片解决方案—— “Turn-Key”。令万明坚没有想到的是,正是这个一开始不被他放在眼中的产品,不仅掀起了手机产业链的整体变革,还对全球手机市场格局形成了深远影响。

“2001年,手机厂商1000天可以生产1000台手机样机;2004年,手机厂商100天可以生产100台样机;2008年,手机厂商30天便可以生产30台样机。”TCL刘飞说。

在国外品牌主导的手机产业发展初期,国外手机公司们首先需要花费大量时间进行手机设计和研发,一部手机面世需要至少一年时间。随着市场需求的不断变化,手机设计研发时间逐渐缩短至6-9个月。而在蔡明介所在的联发科推出高度集成的“Turn-Key”方案后,手机厂商只需要加一个手机外壳即可成品,这意味着手机公司只需要3-6个月便能拿出一部新款手机。

武平说,联发科这类全面方案解决商的出现,引起手机产业链快速变革。以前芯片提供商——平台软件提供商——系统集成商——方案设计商——手机生产商的产业链迅速瓦解,取而代之的是只包括Total solution方案提供商——方案设计商——手机生产商这样的高度精简的产业分工。流传在手机业的极端说法是,只要有三个人就开始开设手机生产厂:一个人负责采购联发科的解决方案以及其他配件,一个人负责寻找代工厂,一个人负责销售和回款。

产业链上游的快速变革引发了手机生产商的洗牌。如果说2003年国产品牌手机依靠人海战术及对本地市场的了解在整体市场份额上超越了国外品牌,在国外品牌依靠对分销链的改善以及不断推出新机型收复失地后,国产手机一直没有翻身机会。直到联发科出现后,国产品牌手机才弥补了核心技术缺失的短板,从而快速地适应市场进行自救。目前在国产手机品牌中,除了夏新,包括联想移动、波导、长虹、TCL、康佳、创维等一线品牌都采用了联发科的方案。

不过,在国产手机获得拯救的同时,大量山寨机也开始出现,包括万利达、天时达、奥克斯、大显、唯开等二三线品牌以及不知名的手机,均大量开始采用联发科的芯片设计方案。面对山寨机的来势汹汹,国产品牌向来引以为豪的渠道和研发自反而成为企业的拖累——他们无法像山寨机逃避入网检测和售后服务从而节约成本。在联发科面前,他们似乎毫无优势可言。

武平认为,联发科的方案是把双刃剑,它在制造国内手机产业繁荣的同时,负面效应已经开始日益显现。“对联发科方案的依赖性压制了厂商的研发积极性,使得企业长期缺乏核心竞争力。”武说,这导致了产品同质化情况严重、产业日趋封闭,割裂了产业的横向合作,使得产业资源整合越发困难。

如何把握3G?

“伟大是熬出来的。”对于国产手机的现状,夏新电子总裁卢振宇常用这句话劝说董事会,做手机产业必须务实、不能浮躁。然而,对国产品牌手机厂商来说,仅有良好的心态远远不够,在电信产业深刻变革、三网日益融合的背景下,必须考虑未来市场该如何定位。

“即将发牌的3G对大家都是机会。”武平说,3G在中国的版图大家都有机会进行规划。今天中国手机业价值链非常的完整,中国手机用户是全世界最多的,中国的手机生产也是全世界最大,中国的手机运营商也是全世界最大,其他IT行业都没有这个机会,在这种机会下,国产品牌手机厂商不可以轻易认输。

播思通信副总裁李晓波认为,无线与互联网的融合已经不存在难以逾越的技术难关,移动互联一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对国产品牌手机厂商来说,真正的挑战在于如何迅速找到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以面临无线融合带来的挑战。

“我觉得手机厂商还没有真正理解3G的含义和商业机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手机设计公司老总说,他们仍然把自己定位于传统的硬件制造商,认为硬件上进行功能增新不存在任何困难,所以还在等待,认为等到3G市场启动后自己再推产品也来得及,这是一种被动的做法。

事实上,在中国手机产业经历巨幅震荡的同时,全球手机业也在迅速发生变化。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老牌手机公司诺基亚宣布向互联网企业转型,摩托罗拉则进行了拆分,包括西门子、阿尔卡特等在内老牌手机厂商则宣布退出这一领域。

“诺基亚和IPhone值得国产手机厂商们学习。”上述人士说,包括iphone、微软、诺基亚、GOOGLE在内的巨头,都将移动互联竞争视为未来最具发展潜力的市场。这种面向3G移动市场的竞争,现阶段是对对手机软件平台的竞争,他们着手在自己的平台上建立更多合作关系,吸纳了更多下游厂商,意图形成属于他们自己的庞大产业链。正是基于这一逻辑,诺基亚全资收购了Symbian,并将其操作系统免费对外开放。

美竹铃 ed2k

麻生希作品封面

明日花绮罗资料

希志爱野 ed2k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