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婚姻法解释二十四条争议有望解决湖南这位检察长功不可没【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8:38:21 阅读: 来源:网带厂家

红网时刻12月28日讯(记者 郑涛)1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提交审议的备案审查报告,报告显示,推动解决《婚姻法》司法解释“第二十四条”的争议在列。“向雨花区检察院检察长马贤兴致敬,他为废除这一条呼吁了多年。”中南大学法学院院长陈云良在获悉这一消息后随即表示。

一直存在争议的“二十四条”,有望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推动下得到解决,而曾在长沙市宁乡县法院、天心区法院担任院长,现任雨花区检察院检察长的马贤兴一直在司法实践中和法学理论界推动该条的完善。

被负债――“那一跪,直击我的良心”

“二十四条”是指最高人民法院制定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其中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这份司法解释自2004年4月1日施行以来,在司法实践中陷入争议。不少人直到离婚了,才发现“被负债”――婚前配偶背着自己在外面打借条,纵然自己不知情,也有可能因为夫妻关系而承担责任。

2017年3月31日,从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沈跃跃手中接过“全国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先进个人”荣誉证书时,马贤兴非常感慨。多年来,他在维护妇女儿童权益道路上勇于探索、敢于坚持,使受害者在法官正义而有温度的法槌之下摆脱“被负债”的困境,让司法良知和社会正义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

“当事人那一跪,直击我的良心。”回忆起4年前纠正当事人于青“被负债”一案,马贤兴感慨不已。

2013年3月,马贤兴调任天心区人民法院院长。一天,退休教师于青敲开他办公室的门,扑通一声跪下。马贤兴赶紧将她扶起,细问案情。

2007年7月,于青和前夫胡某离婚,约定胡某一切债务和她没有关系。但两年后,“债主”找上门来。

2009年2月,一位姓李的“债权人”将于青和其前夫胡某起诉至天心区法,要求两人共同归还欠款120万元。李某诉称他和胡某系朋友关系,胡某共向其借款120万元。他出示了胡某所写的一张“借条”……天心区法院一审简单适用司法解释,判令于青承担这120万元的连带清偿责任。该案进入执行程序,于青的住房将被拍卖。

马贤兴了解基本案情后,说:“如果有错,必须纠正!”

天心区法院对此案再审后认为,本案仅有借条,没有相关支付凭证与证据,出借人没有完成款项真实交付的举证责任,依据民间借贷合同属于实践性合同的特征,无法查证、确认原告李某与胡某之间存在真实、实际发生的借贷关系。同时,根据《婚姻法》第41条“离婚时作为夫妻共同偿还的债务,应当是以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为条件的”这一规定,债权人李某和债务人胡某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胡某借款用于了家庭共同生活,故驳回李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宣判后,原告李某没有提起上诉。于青摆脱了这笔120万元的“被负债”。

此案入选全国妇联等单位评选的“依法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十大案例”。

正向追偿――不当司法的“自动售货机”

马贤兴勇于探索,敢于坚持,在天心区法院任职时严格坚持合同相对性原则和《婚姻法》第41条确立的“为夫妻共同生活”的认定标准,摒弃不合理、不公正的夫妻共同债务推定论,回归常识常理。他认为,如果夫妻另一方或家庭生活使用了这笔借款的,也得先由举债一方承担偿债义务,再由举债一方向享受了该债务利益的配偶或其他亲友进行追偿。这就是马贤兴的“正向追偿”理论。

马贤兴认为,法官对法律条文,不能照搬套用,更不能充当“吞进”案件事实和法律条文后“吐出”判决书的“自动售货机”,而要秉承正义良知和法律精神,结合案件事实和价值判断,作出合法与合情合理的裁判。

在法院任职期间,马贤兴对予以简单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案件,只要接到申诉反映,都予以复查和再审。法官们担心这样会“翻盘”,发生连锁反应。马贤兴态度坚决:“必须实事求是,有错必纠。”

在天心区法院任职4年,马贤兴主导复查再审了一批涉及夫妻共同债务和虚假诉讼的案件,一批离异人士尤其是离异妇女在法官们正义而有温度的法槌之下摆脱了“被负债”的困境,使司法良知和社会正义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对此,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康为民予以充分肯定。2014年,马贤兴被省高院授予“全省首届审判业务专家”称号,并荣记个人二等功。

马贤兴多次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完善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等相关司法建议,得到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的关注和批示。

夫妻共同债务认定两种新情况值得警惕

“为妇女儿童维权,我心无惧!”马贤兴坦言。

马贤兴告诉时刻新闻记者,当前,“夫妻共同债务”认定方面又出现了两种情况需引起法律界关注:一是“补充规定”出台后,一些法官只审查债务是否为虚假债务或违法债务。如果债务人配偶没有证据证明是虚假或违法债务,就一律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也就是说,过去有一些有良知、有担当的法官还能依据综合判断和“良心发现”,作出合理认定,而现在“补充规定”明确了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只有虚假债务和违法债务两种情形。这是“补充规定”又一“漏洞”。

二是因为现在媒体和社会舆论几乎都在讨伐“二十四条”,一些法院和法官在处理涉及夫妻共同债务案件时,为了避免“二十四条”这个敏感的字眼,他们会作出“技术”处理:有意绕开“二十四条”,在裁判文书中不引用、不提及“二十四条”,但还是按照“二十四条”的精神将债务人配偶推定为“共同债务人”,裁判不知情、没有参与债的订立、也没有享受债务利益的债务人配偶承担偿债责任。

2010年,马贤兴被评为湖南省十大最具影响力法治人物;2011年被评为建党90周年全国政法系统优秀党员干警;2015年被评为长沙市首届最具影响力十大法治人物。

2016年11月27日,马贤兴全票当选为雨花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现在,他带领雨花区检察院全体干警,正奔走在“让宪法精神和法治理念化为看得见的正义”的法治之路上。

西游转转乐破解版

五岳乾坤手游

吞食萌将传下载

无双三国志星耀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