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哪个女人让曹操临死仍念念不忘曹操最爱哪个女人

发布时间:2021-01-06 11:52:53 阅读: 来源:网带厂家

哪个女人让曹操临死仍念念不忘?曹操最爱哪个女人

曹操墓被发现,这一消息很快被炒热。这位乱世之奸雄也再度占领了人们的关注。虽然墓主人的身份还没能完全被确认,但人们已经开始猜测,墓中女子的身份。曹操是一个多情之人,他的身边不缺女人,可他的感情生活究竟如何,恐怕少人知晓。柏杨先生在《中国人史纲》中称赞曹操为东汉末年三国时期唯一的伟人。如今,我们大多已能脱去演义的有色眼镜,正视曹操的种种历史功业。而他的情感,他细腻柔软的一面,将通过他身边的那些女子展现出来……

谁是曹操最钟爱的女人?

英雄好色,此言非虚,但曹操的好色迥异于西门庆式的性欲狂徒,英雄真正喜好的是善解人意、志存高远、又勇于在风云里搏击的女性中的佼佼者。曹操雄才大略,足智多谋,史载的妻妾就有10多位:丁夫人、刘夫人、卞夫人、环夫人、杜夫人、秦夫人、尹夫人、王昭仪、孙姬、李姬、周姬、刘姬、宋姬、赵姬、陈妾等,而曹操最钟爱的,是卞夫人。

东汉末年,政局动荡,民不聊生,年近20岁的卞氏继承祖传的卖艺职业,作为一个歌舞伎,随父母从瑯琊开阳(今之山东临沂)辗转飘零到谯县(安徽亳州)。曹操任顿丘令期间因从妹夫牵连而“从坐免官”,称病返回老家读书放猎,韬光养晦,他酷爱音律,见卞氏色艺俱佳,清丽过人,便将其纳为第三房小妾。嗣后,曹操任洛阳北都尉期间,卞氏又返回谯地待产,公元187年生下曹丕。

189年,任骁骑校尉的曹操刺杀董卓未遂,“微服东出避难”,有人赶到谯县传来曹操已死的凶讯,曹氏一家上下大乱,许多旧部都收拾行装准备离开曹家,另谋生路。这时,28岁的卞氏站出来说道:“曹君吉凶未可知。今日还家,明日若在,何面目复相见也?正使祸至,共死何苦!”(《三国志·魏书》)众人听后哑口无言,遂决定留在曹府继续效力,听从卞氏的差遣。卞氏的沉着冷静,远见卓识,处变不惊,临危不乱,为夫君在乱世中成功地保留了一支有生力量。

曹操的发妻丁氏不能生育,复娶刘氏,刘氏生下曹昂,不久身亡,丁氏即尽心抚养曹昂,曹昂随曹操攻张绣时,不幸阵亡,丁氏以泪洗面,痛不欲生,曹操一时恼怒,送丁氏回娘家将息。此时还是侍妾的卞氏劝解曹操一定要亲自去接丁氏回府,曹操也顾念旧情,专程到了丁氏娘家,丁氏正失魂落魄地坐在织布机前,曹操抚着她的背问道:“愿意跟我一同乘车回家吗?”丁氏不理不睬,曹操非常难堪。216年,曹操被汉献帝封为魏王,219年,立卞夫人为王后。丁氏是一位固执骄傲的女人,早年常对卞氏恶言讥讽,欺辱卞氏母子,而卞氏扶正后,却不念旧恶,常命人给丁氏馈赠东西,有时趁丈夫不在,把丁氏接回府来,“延以正坐而己下之,迎来送去,有如昔日。丁谢曰:‘废放之人,夫人何能常尔耶!’”作为女性,襟度如海,卞夫人这样做是太难得了。

有一次,曹操得到几副精美耳环,带回王府,让卞夫人首先挑选,卞氏看了一会儿,只取了一副中档次的,曹操问其故,卞氏对曰:“取其上者为贪,取其下者为伪,故取其中者。”宫廷斗争是极为剧烈的,在曹丕与曹植争为太子的博弈中,卞氏不闻不问,委诸天命。当曹丕最终成为太子时,有人很快向卞夫人道喜,她淡然而答:“王自以丕年大,故用为嗣,我但当以免无教导之过为幸耳,亦何为当重赐乎!”曹操听到卞氏这样的话,叹曰:“怒不变容,喜不失节,故是最为难。”

卞氏进入许昌后,每逢暮春,常常想起家乡的青梅,兵荒马乱之年,哪有机会品尝故乡的青梅呢?曹操见其长嘘短叹,忙派人从乡下移来许多梅树,种在相府附近的九曲河畔。每到梅子成熟的季节,满园香气弥漫,卞夫人高兴得眉开眼笑……曹操在梅林里建造一亭,全用梅木雕刻,且亲书匾额“青梅亭”,用以作为接待宾朋最高礼遇之所。对卞夫人而言,曹操也真算得上是一位闺中知己了。

曹操220年病故,卞夫人是曹魏太和四年(公元230年)病故的,“其年五月,后崩。七月,合葬高陵”。这样的爱情,长期动乱中默相契合,戎马倥偬里情意殷殷,颇能够耐人寻味。

遥想当年,让一代英雄曹操一见倾心的弹唱女子,随着夫君在乱世中颠沛流离,历经磨难,终于渐渐地褪却罗衣,放射出高贵瑰丽的内在光芒,且能留下一片碧绿的梅林证之于史传之中,也属时代风云中难能可贵的一页。

谁是让曹操临死仍念念不忘要求改嫁的女人?

他对曹丕说:“死而有灵,子修询问为父其母安在,为父将何辞以答?”不仅仅是丁夫人,曹操临终前吩咐让所有的妻妾都另行改嫁:“顾我万年之后,汝曹皆当出嫁。”

曹操临终之前,要求诸子不要亏待婢妾和歌舞艺人,让她们住在铜雀台上看守灵帐。灵帐很简单:灵床长一尺,悬挂布幔,早晚摆放干肉干粮。每月初一和十五两天,从早晨至中午,由艺人向着灵帐歌舞。要求诸子经常登临铜雀台,远望西郊陵墓。祭祀不用熏香,余香分给各位夫人。各房之人闲着无事,可编织丝带和做鞋卖钱。留下的衣物分给诸子。这可算是一番婆婆妈妈的遗言了。

后人对曹操遗言“分香卖履”颇多感慨。蒲松龄写诗说:“缱绻恩私悲永诀,由于伉俪最情深。从今白首同归去,痴绝分香卖履心。”意思是曹操告别人世之际,眷恋伉俪之情,分其余香作为纪念,嘱咐卖履以保衣食无虞,未免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说起曹操的儿女情长,颇多故事,其中以原配丁夫人的故事最能反映曹操的性格。

曹操原配丁夫人不育,以早亡的刘夫人所出曹昂为子。曹昂死于淯水之难,丁夫人深怨曹操,终日啼哭,控诉丈夫的错误。曹操感到厌烦,将她送回娘家,希望悲痛淡忘之后再接她回来。此后,曹操数次派人去接,都被丁夫人拒之门外。于是,曹操亲自前往丁家,接夫人回家。但丁夫人只是独自一人织布,完全不理会曹操。曹操抚摸夫人的背,说:“与我坐车回去吧!”丁夫人仍不为所动。曹操失望地站到门外,“还是同我回去吧!真的要与我长别?”但丁夫人始终铁青着脸,不肯理会。曹操只好独自离开了丁家。

后来,曹操致函,要求丁夫人改嫁,丁父不敢从命。丁夫人最终在娘家亡故,曹操十分悲痛愧疚。他的临终遗言也有关于此,他对曹丕说:“死而有灵,子修询问为父其母安在,为父将何辞以答?”

不仅仅是丁夫人,曹操临终前吩咐让所有的妻妾都另行改嫁:“顾我万年之后,汝曹皆当出嫁。”

一代枭雄的魏王曹操,遗言中没有军国大事,却尽是家长里短、儿女情长。但曹操临终不言军国事,也有其他原因。这恰是体现了他的高明之处,因为后事早已安排妥当。曹**后不久,他的儿子,也是他的继承者——曹丕,就接受了汉献帝的“禅让”,成为了魏国皇帝,曹操本人也被追谥为魏武帝。

谁是唯一让曹操流泪的女人?

提起曹操不知道的人恐怕不多;提起来莺儿来如果你不知道,那是毫不奇怪的。然而,来莺儿是惟一让曹操流泪的女人,您知道吗?从她的身上,我们能看到奸雄曹操的另一面。

来莺儿是洛阳城里色艺俱佳的名歌舞伎,她当时住在东汉帝都洛阳,过着“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的日子。

曹操不仅爱江山爱人才,更爱美女,他久闻来莺儿的大名,就想见识她一下。曹操乔装打扮一番就去洛阳城里找来莺儿。来莺儿婉转的歌喉与曼妙的舞姿,征服了曹操的心。

来莺儿早就非常崇拜曹操,曹操不仅是乱世中的英雄,还是一位诗人,特别是他的那些气魄宏伟而有苍凉之感的诗,曾深深打动了她的心。这会儿,来莺儿又仔细看了曹操一眼,果然不同一般的凡夫俗子,他是一位富有魅力的成熟男人。当曹操说,他就是曹操,他为她赎身,要来莺儿跟他走时,来莺儿心动了。

曹操南征北战,来莺儿一直跟随着他。当然,她并不喜欢这种生活,但是天下战乱纷纷,她到哪里安身立命呢?只能听天由命,如此罢了!来莺儿在战争的空隙里,以她的动听的歌喉与美妙的舞姿,为曹操带来了欢乐,扫去了他心中的寂寞。

来莺儿和曹操谈不上感情,更谈不上爱情。正在这时,一个英俊的身影闯进了来莺儿的眼帘,深入心底。这人是曹操府中的一名侍卫。她很快爱上了他,不顾一切。曹操正忙于军国大计,南征北战,也周旋于众多美女之间,并不知道来莺儿的事情。

来莺儿喜欢的这个侍卫叫做王图,魁梧而机警,一表人才,在丞相府中颇得曹操的赏识,经常受到曹操表扬和嘉奖。一次,曹操派他带领一组人马,深入敌境,杀敌立功。王图的具体任务是深入敌境,窥探敌人的虚实以及囤粮的处所。这是一件十分危险、艰巨的任务,是否能够圆满完成任务,全身而退,把握不大。王图把情况告诉了来莺儿,面对生离死别的情人,想到不可预测的未来,来莺儿泪流满面地抱着王图不放,不觉鸡啼天晓,已经错过了深夜出发的时间。

然而,军令如山。王图被绳索捆绑押入大牢,准备斩首示众。

来莺儿知道王图被抓了起来,为救王图,她跪在曹操的面前反复讲:“愿代王图一死。”曹操问,你为什么要代王图死?最后,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来莺儿说出她与王图的私情。

其实,一个人死是容易的,但活着的人敢于将自己最见不得人的东西公之于众,尤其是把“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事说出来,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这意味着来莺儿已经做好与情人王图共赴黄泉的决心。

再说曹操,在官场左右逢源,如鱼得水;在战场上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在文学上诗文并茂,极负盛名,然而,在他的雄才大略背后也隐藏着极大的孤独。他曾经发出“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的感慨。他自然对人世间的至情和至性,有着超乎常人的鉴别能力。对来莺儿的真情流露,他不但没有嫉妒,没有气愤,而且是十分感动。

曹操为了进一步试探来莺儿的真情挚爱,他叫来莺儿在一个月内训练出一个小型歌舞班,只要她能做到他就同意来莺儿可以代情人一死。

来莺儿愉快而坦诚地接受了任务。她当时的想法是,除了救情郎的命以外,她也希望在自己死后,有人来接自己的班,为曹操分忧解难,以报答曹操的收养之恩。多么重情重意的女子!

在曹操的丞相府,一个小型的歌舞训练班开始紧张地训练。来莺儿为了救王图的命,夜以继日地进行训练,毫不保留地传授。很快,这些歌舞侍女都取得了明显的进步,尤其是有个叫潘巧儿的侍女,更是出类拔萃,几乎能与来莺儿并驾齐驱。这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这也是曹操给她的规定,曹操本以为完成不了的,想不到她竟完成了。

来莺儿到了曹操的面前请求代王图一死。曹操看着这些天来消瘦了的来莺儿,有一丝怜悯袭上心头,不禁脱口而出:“其实你可以不死啊!”

这一线生机,来莺儿根本不敢奢求,只是幽幽地说:“天下哪有这种道理,身犯重罪可以逍遥法外,不但本身难以自处,丞相又如何统驭群下;再说我已做了对不起你的事,面对你的厚恩,我也无脸苟活人间。”曹操这时非常激动,眼前的女子,已经大难临头,还为别人着想,为曹操着想,真奇女也!

曹操默然良久,问道:“你想不想与王图再见一面?”

万万没有想到,来莺儿自有她的一套爱情逻辑,她说:“当我决心代情人去死时,我与他的情感不是结束,而是刚刚开始。我先走一步,在天堂等他,以后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所以,我现在不见他!”

曹操顿时惊讶万分,非常感动。他心想,自己位高权重,却没有一个心甘情愿为自己慷慨赴死的红粉知己。看来,拥有权力并不意味着拥有一切。他长叹了一口气,说:“等我放了王图,再来处置你。”

曹操迅速传见了王图,王图却坦率地告诉曹操:他对于来莺儿只是逢场作戏而已,并没有真正的爱情可言。曹操一听,火冒三丈,一脚踢倒王图,说,来莺儿对你一片真情,你却这样对她。我答应了来莺儿不杀你,趁我现在还没改变主意前,你立马给我滚。曹操将王图逐出丞相府。

曹操没有把这真相告诉来莺儿。如果曹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来莺儿,即使能够阻止她赴死的决心,勉强地活下去,但她一定会比去死更痛苦。曹操打定了主意后,只对来莺儿说:“王图已经释放,逐回家乡,念在你一片真情,且训练歌舞伎有功,将功折罪,可以不死。你走吧!”

来莺儿感谢曹操成全她和王图的爱情,却不愿接受曹操饶她不死的恩惠。她说只有死才能洗清自己的罪过。她郑重地向曹操行了跪拜大礼之后,转身而去。她去得那样坚决,去得那样坦然,去得那样义无反顾……望着她的背影,一生不知经过多少大风大浪,不知经过多少悲欢离合,不知经过多少生生死死,不知经过多少恩恩爱爱的曹操,此时此刻,这个坚强无比的男人,也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阵凄切,流下了两行泪水。这是他第一次为女人流泪,也是最后一次为女人流泪。

曹操和小乔的那点绯闻

曹操一生最大的遗憾,也许是得不到江东的大乔与小乔。

赤壁之战之所以那么有名,除了它是奠定魏、蜀、吴三分天下的关键战役之外,更重要的是,它是一场被赋与浪漫传说的战役﹕曹操征吴,目的除了统一天下之外,还想把当时著名的“江东二乔”纳为己有。

“二乔”是谁呢?史上记载,二乔是江东大户桥(乔)公的两个女儿,俱有天国之色,孙策与周瑜底定江东时,孙策娶了大乔,周瑜娶了小乔。英雄美人,传为佳话,但孙策早死(年仅26岁),大乔跟孙策仅过了三年的夫妻生活。赤壁之战发生时,小乔跟周瑜则还是“一对”。

《三国志》上并没有说曹操当时有染指二乔的企图。但依照曹操的个性,他平定东吴后,接收二乔是十分顺理成章的。所以这个说法一直流传着。最有名的就是唐朝杜枚的《赤壁》一诗﹕

折戟沈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

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

诗里用了大家熟知的“借东风”的典故说,如果不是有了那一场东风,二乔早就被曹操藏在他新建的铜雀台了。

“铜雀春深锁二乔”这个说法,后来经过《三国演义》第四十四回﹕“孔明用智激周瑜孙权决计破曹操”的渲染后,几乎已成为无曹操无可怀疑的企图。

在这一章回里,诸葛亮发挥他十分出色的瞎掰本事说﹕“(曹操)曾发誓曰﹕‘吾一愿扫清四海,以成帝业﹔一愿得江东二乔,置之铜雀台,以乐晚年,虽死无恨矣。’。接着,他又采用移花接木手法,把曹植《铜雀台赋》‘连二桥于东西兮,若长空之蝃蝀(彩虹)’两句,篡改为‘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说明曹操确有‘犯意’。”

这是《三国演义》里非常精采的一节故事。自此之后,赤壁之战被视为东方版的《伊利亚特》,小乔成为另一个“引发千艘战船”的海伦,就再无异议了。

曹操究竟有多少女人?

在曹操的私生活中,玩弄女人应当是其中的重要内容。我说“玩弄”,而不是说爱呀、情呀,就是因为作为“奸雄”的曹操,给人的印象是色魔,而不是情种。曹操有多少女人,已经无法统计,因为遗留至今的资料很不全面。从《三国志·后妃传》的记载中,我们知道曹操最早有丁夫人、刘夫人、卞夫人(后来拜为王后)。另从《武文世王公传》中,知道还有环夫人、杜夫人、秦夫人、尹夫人、王昭仪、孙姬、李姬、周姬、刘姬、宋姬、赵姬。这些人所以能载入史册,是因为她们(丁夫人除外)一共给曹操生了25个儿子,没生儿子的女人,当然还有。曹操在《遗令》中说:“吾婕妤伎人,皆著铜爵(雀)台。于台堂上施八尺床、穗帐、朝晡上脯糒之属,月朝十五,辄向帐作伎。”

这里解释一下。婕妤(音捷予),帝王妃嫔的称号。曹操为魏王,他的妻妾除王后之外,下有五等:夫人、昭仪、婕妤、容华、美人。这里把婕妤与伎人并称,表示婕妤以下,地位卑贱,与艺伎差不多少,而艺伎除歌舞之外,也是曹操的泄欲工具。上述王昭仪以下的孙姬、李姬等共六个姬,都是婕妤以下的小妾。铜爵台,即铜雀台、爵、雀二字在古代通用。朝晡(音不),指古代的两顿饭。古人采取两餐制,第一顿饭称朝食,在辰时吃(上午7-9时);第二顿饭称晡食,在申时吃(下午3-5时)。脯(音府)、肉干、果干之类。糒(音备)、干饭。这段话的意思是:我死之后,我的婕妤与艺伎都住在铜雀台。在铜雀台的大厅上放一张八尺的床,挂上带穗的帐子、朝食和晡食都要供奉干肉、干果、干饭之类,初一十五,要朝着帐子歌舞。

对女人的这些遗言,流露的是他对生活的眷恋和对她们的感情。所以陆机(西晋人)在《吊魏武帝文》中说:“留曲念于闺房”,“惜内顾之缠绵”。但仔细想想:那些失去了男人的女人们,可能有几十人,也可能上百,孤孤单单地住在铜雀台上,每日两餐都要向那张空床上供,初一十五还得对着那张空床歌舞。生活有困难,可以编点丝带草鞋之类的东西去卖(这是防止政治上有变故,正常情况下不会这样)。活着,你们要陪我;死了,你们也得守着那张冰冷的空床。这表现的是眷恋还是自私?是缠绵还是没有人性?

但曹操生前有这么多女人,还要不断地采择野花供其玩乐。易中天说曹操“生活上是比较随便。他吃不讲究,穿不讲究,长期在外行军打仗,对女人大约也只能将就,不能讲究。”(《品三国》)其实不然,在战场上他也不将就,吃的也是白菜心。

例如:吕布部下秦宜禄之妻生得非常漂亮,被关羽暗恋着。曹操和刘备围吕布于下邳时,关羽曾几次对曹操说:希望城破之后,能把这个女人赐给自己。曹操爽快地答应了,正如易中天所说:曹操是“豁达开朗,大气磅礴”的。但城破之后,曹操发现“这个女人不寻常”,竟把她纳为己有了。美髯公的心情如何?天知道!(见《三国志·关羽传》裴注引《蜀记》,并说“《魏氏春秋》所说无异也。”)

还有,在宛城(今河南南阳市),曹操发现张绣的婶娘(张济的遗孀)长得漂亮,便纳入帐中,逼使张绣降而复叛。好色之徒曹操被打败,自己中了箭,长子曹昂、侄儿曹安民、爱将典韦都战死了。何苦来的!你对得起谁!

我们不能用现代观念去苛责古人,但也不能用现代观念去美化古人。古人对男女关系,对爱情的理解不可能和现代人一样,尤其是古代帝王的思想感情更不能和平民相比。白居易的《长恨歌》和洪昇的《长生殿》对唐玄宗和杨贵妃的爱情的诠释,失之于把帝王平民化;而易中天对曹操及其众多女人的感情的诠释,则既把帝王平民化,又把古人现代化了。

女人在曹操心目中的地位和价值如何?下面引证两个小故事来说明。

据《三国志·武帝纪》裴注引《曹瞒传》:有一爱姬陪曹操午睡,曹操枕着爱姬,对她说:“过一小会儿叫醒我。”她见曹操睡得很熟,便没有叫醒他。等到曹操醒来,发现自己睡过了头,便怪罪爱姬,把她活活打死了。

另据《世说新语·假谲类》:曹操常说:“我睡觉的时候,你们不能随便接近,有人接近我,我便要砍人,我自己也没有知觉,左右之人必须小心谨慎。”有一次,他在假寐,有一爱姬给他盖被子,他马上便把这爱姬杀了。

以上所说,未必完全属实,但却是可能发生的事,绝不属于情理之外。帝王总是要防备有人害他,而且这种人根本就不尊重妇女的人格甚至生命。

北京301医院nk细胞怎么样

NK细胞能治疗卵巢癌吗

干细胞注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