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从技术与地缘政治展望油气工业前景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27:17 阅读: 来源:网带厂家

从技术与地缘政治展望油气工业前景

三年一度的世界石油大会,给油气行业提供了一个回顾近3年发展,以及展望未来趋势的机会。3年来,世界油气工业在资源类型与技术进步、地缘政治与油气工业等领域有着明显不同的变化和趋势,这些也成为第21届世界石油大会上被广泛关注和热议的话题。

页岩气、致密油等非常规油气在北美得到快速开发,其技术将在其他地区得到复制。长期的政策支持、持续的技术进步、宽泛的市场环境和广泛的基础建设等推动了北美非常规油气的开发,特别是2008年北美工厂化作业大范围推广后,页岩气的大开发使得美国天然气快速“自给”;技术同样被应用到致密油开发中,2011年左右致密油被业界广泛重视,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报告,2013年美国致密油产量为350万桶/日,未来2016年至2017年,美国的致密油产量将持续增加,预计到2021年将达到顶峰480万桶/日;而“北美模式”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推广,虽然在其他国家遇到地质、政策和基础建设等众多条件的不同,但关键是各国认同了工程技术对非常规资源的开发作用,油气能源需求和能源安全的考虑,都将驱使更多国家将北美的技术和作业模式在未来几年内复制到本国。

深水油气开发从低谷走出,以技术创新突破为核心的超深水、北极油气开发得到进一步发展。2011年,正值墨西哥湾2010年泄漏事故后,加上2009年金融危机的影响,部分深水项目停滞,美国政府几度限制深水油气勘探,各国在推动深水项目之前首先启动了对深水油气安全和政策的自我纠正和改进机制,同时,从另一方面也推动了整个社会对海洋油气开发安全的关注和重视,促使了新政策、技术、工程设计规则等不断出台,且新防喷器和封堵系统等新技术装备不断投入应用。今天,在强调安全的同时,深水项目大量上马,深水、超深水项目得到油公司追捧,海底装备和市场在本次大会上频现。预计未来2017年,在距离2007年挪威海底天然气开发实现商业化生产10年之际,深水海底油气的开发将进入新阶段,2017年的土耳其世界石油大会必将成为大幅展示海底和极地油气开发成果的大会。

美国“能源独立”成为美国政策从中东向亚太转移的重要因素,未来的能源战略将面临“重回中东、加大北极与新能源开发力度”三种可能。2011年,美国“能源独立”促使美国政策发生变化,陆续减少对中东地区的干预,而亚太成为美国政策的重要方向。中东、非洲等地区的资源国寻求与消费国合作的趋势开始显现,中国等亚太国家加强了与中东、非洲的联系,客观上也推动了全球天然气市场的形成,新的计价中心、集输中心或将落在亚洲,这都将对传统的以美国为中心的各种全球油气市场机制带来挑战和制约。随着2017年至2020年左右美国原油生产或将达到高峰值,未来的美国能源需求或将面临着三条路径选择:其一是在当前的基础上稳定加拿大等美洲国家及中东地区的油气供应,这将推动美国政府继续加大对中东地区的干预和对美洲国家特别是南美国家的重视;其二是推动深水、北极和天然气水合物的快速开发,这将促使美国进一步加大长期依赖支持的技术开发,并做好与北极周边地区搞好政治关系的前期准备;其三是加快美国国内新能源产业发展,以填补2017年后可能出现的需求空缺,这将促使美国政府再一次推动近期不太重视的新能源开发。

乌克兰危机成为地缘政治格局变化的节点。与欧洲的摩擦不断增大,以及乌克兰危机爆发,使俄罗斯积极推动其天然气向亚太地区出口,中俄大单合同长达十年的谈判后终于签订。2011年至2014年,世界政治格局中的美、俄、中、欧等四极都在发生变化,能源革命让美国从需求大国逐步走向能源大国,经济平稳发展使中国成为消费大国,俄罗斯在能源大国的基础上不断显示想成为政治大国,而欧洲在大量进口俄罗斯天然气同时面临着制裁俄罗斯的尴尬境遇。乌克兰危机成为了大国政治格局变化节点,正值中欧关系不断推动扩大的同时,加之2013年以来斯诺登事件导致的美欧诸多不信任,客观上推动了中欧、中俄关系的发展,特别是在能源供需中的合作已超越了历史,中俄签订天然气大单,中英签订液化天然气(LNG)合同,中欧工业合作项目得到大力推动。预计2017年左右,随着对亚太地区能源的输出,俄罗斯能源大国的地位将得到持续稳固,即使在乌克兰危机出现变数的情况下;欧洲将考虑更多能源供应的方案,将更多地依赖全球油气贸易市场;中国将进一步提供能源供应的多样化,且中国地区的油气贸易中心地位将更为突出。

资源国新一轮能源政策变革或将来临。中俄、中欧系列油气供应大单签订后,资源国新一轮能源政策变革或将来临。当前,非常规油气、深水等油气开发正不断加大,在全球能源供应的比例不断上升;同时主要能源需求大国如中国、美国都采用签订大单、推进国内开发等方式获得了稳定供应,对油气需求和对资源国投资不再像以往那样迫切;加之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各资源国本身发展需要进一步的招商引资,但其本国政策未针对新形势进行调整,使得原定政策在当前供求平衡或供大于求的情况下无法吸引更多能源需求国的投资。在此形势下,资源国在深水、非常规开发技术相对薄弱的前提下,如果想依靠资源开发来拉动国家经济发展,必须要改变相关能源政策。预计未来几年,将是资源国不断调整政策、加大资源开发力度、推动招商引资的关键时期。(作者:田洪亮,为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石油科技研究所高级工程师,世界石油理事会中国国家委员会青年委员)

上海腻子粉价格

西宁弦杆

上海mc901蓝色尼龙

海口彩砖模盒

相关阅读